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云上淮南

杨永超老人侄儿杨玉军颇费周折寻获的金丝绞瓜


        “外甥打灯笼——照旧(舅)”是一句流传甚广的歇后语,这也说明过年打灯笼是自古以来的民俗,特别是在年下里,或是到正月十五闹花灯之际,要哄得小孩子开开心心,旧时那是要给小孩子准备好灯笼的。

        四五十岁以上的人儿时过年是打灯笼的,那时电灯还不普及,除夕夜,拜年能打着灯笼串门子是特别让孩子们高兴的事,特别是在有瑞雪映照的年夜里,村落路上有灯笼带来火光、带来温暖,还有挑着灯笼欢庆嬉戏的孩子,倒是蛮有意味的。

        制作灯笼大都就地取材,常见的是以粟秸莛(高粱的细杆)为龙骨搭好架构,然后在四周蒙上玻璃纸,起到遮风、透光作用,避免燃烧的蜡烛吹灭。而更早时还没有玻璃纸的时代,则罩以丝绢、薄纸等。

        不仅如此,玩灯的材料五花八门,著名女作家冰心描写有《小橘灯》,则是年夜里用橘壳做出的小灯,既照亮,又有橘壳罩着防止灯灭;而在西方万圣节里,则以镂刻的南瓜做灯,小孩子提着这种鬼怪形状的灯笼,以吓唬他人为乐。

杨永超老人在制作绞瓜灯笼,绞出的金色瓜丝还是过年的美味


        在我们沿淮一带,还有一种特殊材料制作的灯笼,便是金丝绞瓜灯,在这个夜晚已经亮化的时代,几乎已见不到了这样的工艺,甚至可以列入地方“非遗”了。年节里,当记者听说八公山地区还偶有这样的制作,便专程赶去见识了金丝绞瓜灯的制作过程。

        今年79岁的八公山镇淮滨村杨永超老人专门进行了演示,当下,甚至绞瓜已不容易找到了。在杨永超老人侄儿杨玉军颇费周折寻获之后,老人把绞瓜从两端各切去一块,然后要把金色瓜丝绞出。当瓜丝被绞尽,便留下了瓜壳,瓜丝绞得越净,瓜壳变得越薄,此刻瓜壳呈现半透明状,其骨架仍在,直立性很强,灯笼便是以这个瓜壳为架构做成的。然后还要以竹片和铁丝做出蜡烛承台和提手,把绞瓜壳罩上,一个金丝绞瓜灯便形成了。

        据介绍,绞瓜是本地特产,特别适宜八公山区的硅酸盐土壤,过去,此地村民常在房前屋后点种一些,收获后挂在屋檐下,待到年关,绞出瓜瓤作菜,而绞瓜外壳,便可以利用起来做成绞瓜灯笼,给孩子带来欢乐。

        过去,房前屋后点种的绞瓜不被人当回事,而如今,绞瓜的营养价值被重新评价,绞瓜立马成了“宝”。据了解,绞瓜系西葫芦的一个变种,外形长圆,有金黄色的外壳,因其瓜天然成丝似鱼翅,故得名金丝绞瓜,被誉为植物“海蜇”,天然粉丝,是蔬菜中的稀有品种。

杨永超老少三代人,提着绞瓜灯的是杨永超老人的孙儿


        绞瓜嫩瓜和老瓜均可食用,但多以成熟的老瓜供食。金丝绞瓜皮薄、丝细,味道清香,略甜,可炒食、凉拌、油炸或煲汤,烹调成各种风味的菜肴。食用时用力拍砸瓜周围,割开后搅拌或放锅内煮几分钟,用筷子搅拌便成金黄色的缕缕长丝,形如“粉丝”、味同“海蜇”。绞瓜内含多种微量元素和矿物质,特别是它含有一种普通瓜类所没有的葫芦巴碱,能调节人体代谢,具有减肥、抗癌防癌的药用功效。传说清代乾隆皇帝下江南时,曾品尝过此瓜,并赞之“清心止渴,脆嫩爽口”。

        杨永超老人介绍,在八公山地区,在上世纪70年代绞瓜灯最为常见,家家户户都会做。那时天冷,屋檐下的绞瓜受冻后变“稀乎”了,不用锅煮便能直接绞出瓜丝。受冻后绞瓜风味不减,如民间的“冻梨”一般,反而别有风味,能给过年添个菜。而留下的瓜壳由于瓜丝绞尽,变成半透明状,正好做成灯笼哄小孩子玩。而现在小孩子都不见打灯笼的了,而绞瓜产量又低,绞瓜灯自然少了几乎见不着,不知以后还能不能再传下去了?

        记者 张雪峰 摄影报道


分享到 :
0 人收藏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© 2001-2016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